首页 聚焦 舆情 人文 政务 产经 财富

聚焦

旗下栏目:

其实就像某些天真直男相信女生可以靠化妆就化

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9
摘要:这毛病应该是从正午阳光那里落下的。这家以“业界良心”姿态横空出世的影视制作公司,很快也被这一荣誉所累同行相忌,观众挑剔。flag如此招展,以至于作品稍显疲态,“好口碑”

这毛病应该是从正午阳光那里落下的。这家以“业界良心”姿态横空出世的影视制作公司,很快也被这一荣誉所累

同行相忌,观众挑剔。flag如此招展,以至于作品稍显疲态,“好口碑”就会被打倒为“好营销”。

都是普通人儿,谁也禁不住被捧上神坛。做产品的都知道,既要制造期待,更要控制用户的心理预期。

很多人相信正午阳光拥有操纵水军的力量。作品好的时候,同行相信;作品差点儿的时候,观众相信。

“大家都认为正午阳光是营销高手,我们这两天接了很多电话,问我们和哪家公司合作的。”去年5月,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曾如此回应《欢乐颂》的宣发问题。

从去年的《欢乐颂》开始,关于正午阳光善于营销、甚至过度营销的说法就不绝于耳。这种质疑,在今年5月“《人民的名义》疑遭正午阳光雇水军诽谤、黑豆瓣评分”事件中,达到高潮。

正午阳光到底是否拥有强大水军?如果有,这些水军为正午阳光都做了什么,是否助力其成为“业界良心”?

打着正午的旗号,只是因为其故事太有代表性,硬糖君更想探讨的问题是:水军到底有多大力量?“我做这么久营销,动用过所有手段,最没用的就是水军。”从事多年社会化营销、影视宣发的金乌对硬糖君说。

如果正午阳光要自证并没有通过水军左右风评,特别是被同行质疑最多的豆瓣评分,《欢乐颂》系列无疑是最好的例子。

豆瓣评分真的能被左右吗?金乌和不少豆瓣评分水军合作过,没有一个能让他满意。一旦大众开始打分,民意根本无法遮盖。

对于《欢乐颂2》的种种质疑,侯鸿亮曾表示,“某种程度上来说,《欢乐颂2》是在为前一季《欢乐颂》延续的高热度及观众延续的高期待买单”。

如今影视公司为什么不敢找人夸自己“业界良心”,也在于此。在吐槽已经成为主流观剧模式的今天,做不好观众的预期管理,也就不要妄谈宣发了。

毕竟,“特效巨制”可能是“五毛抠图”;“流量颜值明星”可能是“毁容般演技”;“超级大IP”可能是“抄袭毁三观”

想不被观众群嘲,最好不立flag,甚至自嘲“穷逼剧组”更好,相当于打架时先给自己一板砖,看我满脸流血,你还好意思上前抡拳吗?

在影视圈,“水军头子”也是一面流动红旗。在2015年以前,被“公认”水军最多的是唐人影视。可能现在大家都不太记得了,从天涯到贴吧,到处有对唐人水军的人人喊打。资深粉丝都能将蔡艺侬和于正如何大战三百回合的故事讲述得绘声绘色。

然而随着唐人的作品渐渐不再走红,其水军似乎也随之销声匿迹,即便有新作开播,也不见水军出动。大家也不再谈论唐人的水军,转而指证欢瑞擅长炒作,雇佣大量水军。

他们能走红根本就是靠营销和水军。这几乎就是夫妻吵架时早已忘记当年的花前月下,而指着鼻子骂“你骗婚了”。

大概是为了不再陷入这可怕的怪圈,成为下一个“水军头子”,影视公司不敢再自称“业界良心”。但这也没什么用,范冰冰老师不是早告诉我们了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啊。封神之路和走下神坛,本就是一体两面互为因果。

尽管正午阳光的口碑危机在2017年的《欢乐颂2》播出时爆发,但这颗种子却在2016年播出的《欢乐颂》时就埋下。当一个剧的走红开始被外界注意其营销能力,本就蕴含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潜台词。

相比之下,2015年播出的《琅琊榜》,让硬糖君第一次注意到正午阳光四两拨千斤的营销神技,但当时却很少有人提起。

硬糖君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琅琊榜》的营销逆袭。2015年9月《琅琊榜》开播后,%以下,同时段排名第10,完全没有引起市场注意。

但紧接着,大概在十一前后,多家微博大V、公众号几乎同时撰写了《琅琊榜》相关内容,加上该剧本身确实有一些“自来水”,终于引爆口碑传播,网播和电视平台播出情况都开始向好,硬糖君身边的人也开始谈起这部剧,甚至向硬糖君推荐。

这种网络热度,当然离不开正午阳光的话题营销。靠所谓“自来水”口耳相传,真没那么大威力。在这点上,正午阳光确实具有前瞻性。

但当时大家并不觉得这是正午阳光的营销。首先当然是质量确实好,并没有名不副实。更重要的是,我们如此自负,更愿意相信是自己发现了这块璞玉,而不是被谁植入这一观点。

金乌告诉硬糖君,在做口碑传播时,他通常是去找粉丝是如何夸这部片的,再将这种赞美放大。简言之,所谓影视营销,并不生产好评,而是好评的搬运工和扬声器。

而所谓拿钱发帖的网络水军,“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了,从3、4毛到1块5的都用过,真没有好用的。5毛钱一条,这种廉价劳动力,你说能编出什么真情实感的话来?1块5的也不过是句子长一些,会用几个表情,一眼就能被看穿是水军。”

在金乌看来,意见领袖仍能在互联网传播中发挥很大作用。但集团作战人多取胜的水军,投入群众中就如一滴水进入大海,毫无用处。

相信纯靠营销就可以把一部片子吹得天花乱坠,以至于给粉丝洗脑给路人安利,其实就像某些天真直男相信女生可以靠化妆就化腐朽为神奇一样。

开年是克顿高层指责正午阳关雇佣豆瓣水军黑《孤芳不自赏》。当时正午阳光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和克顿的《孤芳不自赏》同期播出,不过前者只是网络剧。克顿高层给出的理由也是,有几个给《孤芳不自赏》打1星的观众,给《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打了5星。

这和去年手撕正午阳光豆瓣评分的于正情况类似。2016年10月,改编自网络作家丁墨作品的两部剧同时上线,一部是于正操刀的网剧《美人为馅》,一部是正午阳光的电视剧《如果蜗牛有爱情》。两部剧的口碑和关注度差距较大,当时于正就在微博直指正午阳光水军在豆瓣故意给《美人为馅》打低分。

“你花那么多钱,找到一堆资源,每个人都和你说,咱们这个片子好啊,出来肯定火。结果出来了,一堆人追着骂,你怎么解释?这肯定是有人黑我们啊,都是水军!”金乌说。

认为有人黑自己在业内也很常见,只是此前大家似乎很少直指某一家公司“动手”。正午阳光竖起“良心剧”牌坊的同时,自然也就竖起了靶子。所谓“良心”,总是和“同行的衬托”分不开。

责任编辑:佚名
首页 | 聚焦 | 舆情 | 人文 | 政务 | 产经 | 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