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舆情 人文 政务 产经 财富

产经

旗下栏目:

他高大的身板蜷缩在餐厅窄小的桌椅上过夜的情

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1
摘要:离港的笛声响起,我向前来送行的领导和战友敬了一个军礼,开始了奔赴南沙的航程。从军校毕业,这是我走向基层任职的第一个战位。航速加快,军港远去。尽管知道,几天后才能到

离港的笛声响起,我向前来送行的领导和战友敬了一个军礼,开始了奔赴南沙的航程。从军校毕业,这是我走向基层任职的第一个战位。

航速加快,军港远去。尽管知道,几天后才能到达南沙,内心却充满迫不及待的渴望。伏在船舷边,眺望大海深处。耳边响起首长动员时的话:今朝建功南沙,千秋有功国家

听说以前基层部队人际关系难处,必须得“表示表示”;想进步,也得“意思意思”。又想起南沙条件艰苦、气候高盐高湿,吃不上新鲜的青菜,连看电视都困难

天已暗,海上的风浪更大了。由于床位有限,我被安排在餐厅的座位上休息。带队干部李鹏飞助理过来问我:“小张,你晕不晕船?”我瞟了一眼他的上尉军衔,心想:这可是接触到的第一个上级,千万得好好表现,不能告诉他我晕船,不能刚来就讲条件。“没事,我身体好,餐厅还有电视看,在这挺好!”我把胸脯拍得山响。李助理听我这么说,扭头回舱里了。我则暗暗给自己鼓劲:连晕船这一关都过不了,到了礁上怎能吃更大的苦?

尽管起航时偷偷吃过几片防晕药,可几个小时后,我还是开始觉得恶心,全身乏力,晚饭几次顶到嗓子眼

趴在桌上试着睡一会儿,剧烈的晃动却让我不得不用力抓住桌子以免摔倒。发动机的轰鸣,弥漫的油烟味,都让人难以入睡,只能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假寐。

忽然,一股巨浪让船身猛地倾斜,我感觉胃像被猛击了一拳,肚里的食物一瞬间全涌到了嘴里。我鼓着腮帮子,踉踉跄跄地走到船边,扶着船舷吐得上气不接下气。船还在剧烈摇晃,我不得不用两只手紧紧抓住栏杆以免掉到海里。

这时有人在后面拍拂我的后背帮我顺气,我含糊地说了声“谢谢”。抬头一看,居然是李助理,我赶紧用手抹了抹嘴,站直说道:“李助理好!”李助理一手扶着栏杆,一手伸到裤兜里掏出纸巾给我擦嘴,我赶忙接过纸巾自己动手。

“小张你到我铺上去睡吧,我去餐厅看会儿电视。我没接茬,借着船舱透出的灯光看到,他眼里充满了血丝,脸上湿漉漉的,海魂衫胸前一片是湿的,衣领上还沾着食物的残渣。他自己也刚吐过,肯定也是晕船了。

“没事,我吐完就好了。你也晕船,回去睡吧!”李助理一听,顿时瞪圆了眼睛:“你胡说什么!我多少年老海军了,坐过的船比你坐过的车都多,多高的浪我没见过,这点浪我能吐吗!让你去床上睡,你就老老实实去!”

“李助理,你回去睡吧。”我坚持推辞着。这下李助理真发火了,他扯着嗓门吼道:“你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来部队不知道听招呼吗?令行禁止懂不懂!”说罢,他几乎是连推带拉地把我摁到床上,我挣扎着爬起来,想谢谢他把自己的床铺让给我,他看我要说话,抢先一步说道:“闭嘴,能睡着算你长本事。”说罢他便扶着舱壁,向餐厅走去。

躺在床上,眩晕的感觉减轻了不少,晕船的症状缓解了许多,但我却没有睡着。我想着,他高大的身板蜷缩在餐厅窄小的桌椅上过夜的情景;又想到,我和他非亲非故,他官比我大,却不顾自己来照顾我。于是,我想到下船后怎么也得给他“意思意思”,出发前还带了两条烟

如今,我到南沙已经半年了,可那两条烟还静静地“躺”在背囊里。不是因为找不到给他的机会,而是因为在南沙与首长和战友相处的日日夜夜,接二连三地发生着类似的许多事,令我时常感动,改变了此前的想法,不想“自找麻烦”。

中秋节晚上,单位组织聚餐,仍是简单的“值班菜”,只是每桌都上了几盘凉菜,显得丰盛一些。政委见大家都闷头吃,就提议吼3声“干”一起碰杯。我的座位跟主任相对,站起来正好面向他。我见他左手攥着杯子,吼3声“干”时瞪着眼,脸上的皱纹被撑开了,每吼一声背都弯下几分,杯子里的饮料也因为过度用力,洒到了裤子上。但是,振聋发聩的3声“干!干!干!”,瞬间给我强烈震撼:主任和政委带我们吼出的分明不是干杯的“干”,而是干工作的“干”!

夜里躺在床上,想起来到南沙后的日日夜夜。南沙,离太阳很近,我亲身见证了忠诚与血性。李助理和守礁战友让我懂得了

真正的军队是什么样子,好的带兵人、好的干部是什么样子,他们告诉我该如何书写自己的军旅人生。

责任编辑:佚名
首页 | 聚焦 | 舆情 | 人文 | 政务 | 产经 | 财富